专家访谈 | 曹云霞教授:“几十年与爱同行,一双手呵护天伦!”
.
发布人:生殖中心  发布时间:2018-04-13   动态浏览次数:16

本届大会既是妇幼健康研究会生殖内分泌专业委员会的一次年会,同时也是一次国家级的继续教育项目。为了在本次会议上呈献给诸位学员更多精彩实用的“知识盛宴”,我们设计了很丰富的会议环节。例如名师讲堂,我们邀请到了中科院动物所的刘以训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乔杰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的黄荷凤院士,还有山东大学的陈子江教授、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刘嘉茵教授等等国内知名专家向大家展示生殖内分泌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这种分享展示不仅能够让与会同道聆听到该学科的前沿发展,还能够启发大家,特别是一些年轻人对生殖医学的热情和科研思路,为我国生殖医学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积累坚实可靠的后备力量。除此之外,在本次大会中,我们设立了生殖内分泌的专场、生殖基础和临床应用、实验室最新成果,还有男科领域的专业知识,每个版块各有特色,为大家从各个角度和领域诠释生殖医学近年来的最新发展。


除了学术讲座,在本次大会中我们还安排了病例评选大赛、指南编写启动会、合作课题的研究讨论等等,让会议更加异彩纷呈。

虽然生育力保存这个主题在我们国内已经逐渐引起了重视,但是目前来看,还需要进一步落实发展。随着近年来人口老龄化越发严重,女性生育力的保存可以为类似围绝经期综合征、骨质疏松症等老年患者带来更多希望,当其症状严重后,可以通过自体卵巢组织移植等方式,缓解和改善症状。除此之外,对于现在很多患有肿瘤、免疫性疾病或生殖器官疾病,且有生育需求的年轻患者来说,保存其生育力可以为他们提供生育保险。另外,在我国过去的“一孩”政策下,有很多不幸的“失独”家庭,因为没有生育力保存,所以只能通过卵子义务捐赠,甚至通过非法代孕、交易来获取新生儿;另有一些女性白领,年轻时为了事业,牺牲了婚姻和生育,生育力保存为这些人群带来福音。

将女性生育力保存真正的提到日程上,可以为各种需要的人群做好生育储备,造福每位女性,造福每个家庭。

作为专业内的技术人员,我对于这些环节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更多地希望年轻人积累对疑难杂症诊治的经验、提高水平。但作为安徽医科大学的校长,站在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角度上来看,我认为这些环节的安排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就是培养未来的卓越医生。“薪火相传”高龄助孕病例评选大赛,一方面让这些年轻人通过赛事,提升诊治水平,重视对每一位病人的关爱;另一方面,能够培养年轻人以系统宏观的角度,综合看待某个病人的病情,而不是某种疾病。


而青年论坛环节对于年轻医生有着更加深刻的含义,一名优秀医生的培养通常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培训环节也是环环相扣,缺一不可。其中临床老师带教、专家点评、科研思路启发等等,均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我国倡导“医教协同”,鼓励通过实践培养年轻一辈的医生,通过青年论坛这种方式对年轻医生进行启迪,对我们的住院医生培养,储备人才为健康中国服务具有非常深远的价值和意义。

曹云霞教授:PGD技术为更多家庭带去了健康的宝宝,但多基因遗传病等问题还亟待我们进一步探索


目前我国出生人口缺陷发病率高达5.6%,尤其对于像中国这样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来说,这意味着每年会有约90万的缺陷儿出生,这不仅对于缺陷儿的家庭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更会对社会造成负担,影响社会和谐。那么,如何尽量避免缺陷儿的降生,也就成为了我们需要重点思考的问题。


在过去,我们通过传统的产前诊断技术,进行胚胎的绒毛活检、羊水穿刺和脐带血穿刺等手段确认胎儿是否正常,再将缺陷儿停止妊娠,这对于母亲的身体和其所处的家庭来说都是非常严重的伤害与打击,但现在,PGD技术的诞生与发展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思路。我们可以在胚胎期间对其基因进行阻断,可以说,PGD技术是一项里程碑式的辅助生殖技术,能够对染色体疾病和单基因疾病进行有效阻断,在种植前将其剔除。该项技术比较成熟,在我国应用也比较广泛,但是,目前这种技术手段仍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像是糖尿病、高血压病、肿瘤等等多基因疾病,我们还不能通过PGD有效阻断,这也是我们未来探索的重要方向。


另外,PGD技术需要通过多个环节来完成,患者年龄、卵巢功能、胚胎情况等等多个环节都会影响到PGD的结果,患者年龄过大无法提供卵子、卵子和胚胎数不够充足、PGD术后无正常胚胎等等问题目前还无法解决,有待诸位同道们携手共同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在我们的临床应用方面,我认为PGD是一种能够造福社会的技术,但决不能滥用!例如对性别进行选择,不仅会造成人口比例失调,更会造成社会的动荡,所以在管理环节还亟待完善。另外,因为决定PGD结果的因素非常多,所以在质控环节需要尤为注意,才能提高其成功率。

人工智能作为一种最近兴起的热门话题,不仅为生殖内分泌领域带来了变革,更为所有行业都插上了一双“翅膀”。对辅助生殖工作方面,也提供了很多便利,例如实验室中检查胚胎、精子形态等,过去只能靠人工进行,效率比较慢,但现在人工智能的应用,可以通过计算机深度学习,将精子形态进行标注,利用软件智能化初筛,再将可疑样本进行人工复查,将会大大提高检查速度,减轻人员负担。


在大数据应用方面,如果将全国辅助生殖中心的数据、项目等信息通过大数据进行同步,并对其进行分析归类,相信我们能够发现大量国际性的新进展,另外,通过信息技术对各个中心的标本进行集中管理,形成生命资源库,对于SCI撰写、科研的启迪等等都具有异常深远的影响与价值,也希望辅助生殖学科领域能够快速拥抱新技术,造福更多家庭。


辅助生殖领域的技术在不断发展,虽然我已经有了二十余年的行医经验,有了一定的积累,但我认为,中国辅助生殖领域的中坚力量永远是青年一代的医生。我希望所有的辅助生殖医生们能够一起用手、用心、用脑呵护每个家庭,让医疗行为染上爱的温度,真正关爱每个家庭,为他们送去欢乐与幸福,为社会和谐稳定做出贡献。